<form id="bnvrj"><nobr id="bnvrj"><progress id="bnvrj"></progress></nobr></form>
    <sub id="bnvrj"><listing id="bnvrj"><menuitem id="bnvrj"></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bnvrj"></address>
      <sub id="bnvrj"></sub>
      <form id="bnvrj"><nobr id="bnvrj"></nobr></form>

      <noframes id="bnvrj">
        <address id="bnvrj"></address>
            <noframes id="bnvrj">
            <sub id="bnvrj"><listing id="bnvrj"><mark id="bnvrj"></mark></listing></sub>

            <span id="bnvrj"><span id="bnvrj"></span></span>

              觀天下!邵長偉:以基因技術作鋤,誓將滄海變“良田”

              2022-09-26 09:58:50

              ◎實習記者 宋迎迎 本報記者 王健高

              他參與繪制了我國第一個魚類(半滑舌鰨)基因組精細圖譜(國際上首個比目魚基因組圖譜),解析了半滑舌鰨發生性逆轉的表觀調控機制;他主導建成我國保存量最大的海洋漁業生物基因資源庫,搭建了種質資源精準鑒定與評價平臺;他主持了全國第一次水產養殖種質資源黃渤海區調查項目……


              (資料圖片)

              他是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基因組室主任、研究員邵長偉。

              與海洋漁業結機緣

              在新疆長大的邵長偉,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與海洋漁業結緣。

              2001年,一心報考軍校的邵長偉,被調劑到大連水產學院(現大連海洋大學)。

              “從小在新疆長大,讀大學前對水產養殖專業一無所知。”邵長偉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自己當時既不了解這個專業,也不了解學這個以后要干什么。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邵長偉開始慢慢了解這個專業。

              隨著學習的不斷深入,邵長偉對專業的興趣日益濃厚。本科畢業后,他考取了中國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學專業研究生,開始嘗試接觸科研。

              2007年底,邵長偉到實驗基地做魚類的雌核發育實驗。由于實驗變量特別多,他要一個組合一個組合地試。

              “當時,實驗基地條件不是很完善,只有一個很大的水浴鍋。我把幾十個盛有受精卵的燒杯同時放進溫度為0攝氏度的水浴鍋里,讓受精卵受冷休克。由于燒杯是塑料制品,放進水里后時常會浮起來,我只好借助工具把燒杯一遍又一遍地壓下去,就像‘打地鼠’一樣。”邵長偉回憶道。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實驗基地堅守兩個多月、反復實驗無數次后,邵長偉培育出了雌核發育的魚苗。這次經歷讓邵長偉深刻地感受到了做科研的樂趣及攻堅克難之后的獲得感,也愈加堅定了他在科研“海洋”里乘風破浪的決心。

              2008年初,邵長偉提前半年拿到了碩士學位,并赴美國德州農工大學做了10個月的訪問學者?;貒?,他一邊工作一邊學習,不僅取得了中國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學博士學位,還在2015年通過教授委員會、系、校三輪論文答辯,獲得東京海洋大學應用海洋生命科學博士學位。

              繪出我國首個魚類基因組精細圖譜

              在邵長偉看來,科研的魅力在于永無止境的探索未知。

              作為主要完成人,邵長偉繪制出了我國首個魚類基因組精細圖譜,該研究成果助力我國水產基因組研究躋身國際領先行列。在他和其他同行的努力下,短短十年間,我國水產基因組研究實現了從跟跑、并跑到領跑的跨越式發展。

              漁業發展、種業為先,海洋“種業”——魚種是保障我國“藍色糧倉”的關鍵。這些年來,邵長偉將主要精力都用在半滑舌鰨苗種研制上,由他主持或作為業務骨干承擔的十多項國家級課題,大都是圍繞半滑舌鰨展開的。

              “半滑舌鰨是我國沿海地區重要的經濟魚類,其味道鮮美,深受消費者喜愛。”邵長偉介紹道,但雌、雄半滑舌鰨個體生長差異巨大,養殖一年多后,雌魚體重可重達500多克,而雄魚體重只有200到400克。除此之外,種苗中雄魚比例通常占到70%至85%,而雌魚僅占比15%到30%,這嚴重制約了相關產業的規?;l展。

              通過開展半滑舌鰨性別決定和分化的全基因組甲基化研究,邵長偉繪制出了單堿基分辨率的甲基化圖譜,揭示了普通苗種“雌雄比例失調”的原因,為高雌苗種研制提供了理論依據和技術手段。

              研究表觀基因編輯、“借腹懷胎”等新一代育種技術,是邵長偉及其團隊成員的另一重點工作內容。“希望能夠盡快將新技術應用到產業中去,為我國海洋種業發展作出貢獻。”他說。

              邵長偉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邵長偉每天的工作時間都超過12個小時,周末也經常泡在實驗室里。“科學研究是需要長期沉淀的,不是一蹴而就的。做科研,就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了‘冷板凳’。”邵長偉說。

              邵長偉的微信頭像,是一個荷鋤而歸的快樂農夫,而這頭像正代表了他的心愿:耕海牧漁,志將滄海變“良田”。

              標簽:

              關閉
              新聞速遞
              天天舔夜夜操
                <form id="bnvrj"><nobr id="bnvrj"><progress id="bnvrj"></progress></nobr></form>
                <sub id="bnvrj"><listing id="bnvrj"><menuitem id="bnvrj"></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bnvrj"></address>
                  <sub id="bnvrj"></sub>
                  <form id="bnvrj"><nobr id="bnvrj"></nobr></form>

                  <noframes id="bnvrj">
                    <address id="bnvrj"></address>
                        <noframes id="bnvrj">
                        <sub id="bnvrj"><listing id="bnvrj"><mark id="bnvrj"></mark></listing></sub>

                        <span id="bnvrj"><span id="bnvrj"></span></span>